• 千里姻缘一线牵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24 13:33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,小哥哥历经十几年的婚姻曲折,总算如愿以偿,娶了一个才貌双全,左右逢源的妻子,找到了归于自己的美好。——题记

    自古以来在封建思想的影响下,乡村那些指腹为婚,爸爸妈妈之命,媒妁之言,和娃娃亲,不知道害了多少男女,有多少夫妻遵从爸爸妈妈之命,为了传宗接代,逆来顺受,一辈子凑凑呼呼,过着没有豪情的婚姻日子。

    要说我的小哥哥,在那个时代,算是最英勇的了,在大伯火爆脾气的限制下,愣是不惧全部,打败尘俗,总算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另一半,度过美好美满的终身。

    小哥哥是我的堂哥,是大伯最小的儿子,是一名荣耀的志愿军兵士,出生于一九三八年,一米七几的个头,娟秀飘逸的容颜,天然生成有着温良和蔼的性情,喜爱诙谐幽默逗乐子。

    说起来小哥哥,不得不说说我们那个大家庭,解放前我们家无房无地,居无定所,爷爷带领大伯和父亲,从本籍老家出来,处处给地主家种批子地,租房子住,最终落脚在现在的小村庄上,种田所收的粮食和地主家三七或许二八分红,爷爷为了让这个大家庭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,不管辛劳,租种田主家许多的地,在一家人的克勤克俭下,一年到头根本上有糊口的饭。

    爷爷是个有天地的人,总说人多力量大,老爻子捆着一向没有分居,一大家子人,日子在一同,有干这,有干那,合理分工,各负其责,尽管劳累,日子过的倒也平顺。

    大伯是家中的老迈,为人忠厚仁慈,又勤劳肯干,就是品性刚烈,火爆脾气,脾气上来那阵子,几头骡子都拉不回来,人送绰号“大别子”。伯母人尽管很好,但反响有点愚钝,不善言辞,不会亲近人,也不太会煮饭,针线活既粗糙又慢,家里的几个哥哥,常常衣不遮体,这也是常常让大伯头疼的事。

    我的母亲尽管也没有文明,可是个很有心计且仁慈精干的人,纺花织布,剪成衣衣,描龙绣凤,样样精深,还做得一手好茶饭。

    自从母亲来到这个家,就一向协助伯母给哥哥们做衣服,做吃的,堂哥哥们再也没有穿过烂鞋和破衣服,在堂哥哥们眼里,他们这个婶娘比他们的亲娘还亲,没事儿的时分喜爱围着他们的婶娘转,协助婶娘磨面带孩子干杂活儿,哥哥们心里有什么心思宽和不开的结,都会找母亲商议处理,母亲成了他们的主心骨,哥哥们待我们小姊妹几个,就像亲弟弟妹妹一样。

    小哥哥从小就天分聪明,善解人意,加上大伯为人友善,正直,在小哥哥四岁的时分,邻村史庄的一位史性朋友,拎着酒来到家里,在和大伯酒过三巡之后,晕晕乎乎拍着胸脯说他老婆怀孕六个多月了,如果生个女孩就给小哥哥做媳妇,大伯只当酒后的戏言,也没太仔细。没想到三个月后,大伯公然收到了喜帖儿。

    在那些时代,多少人穷人家为讨不起媳妇而忧愁,小哥哥这么小就有了媳妇,大伯心里象喝蜜一样甜,连做梦都是笑醒的。

    大伯择日套上牛车,拉上一旦粮食,和布疋,带上礼金去到了亲家,也不需要三媒六证,两家亲碰,定物一交代,这门婚事算是尘埃落定。

    从那今后,亲家公和亲家母每年都带着女儿,来我们家几回,走的时分免不了背点粮食,要点钱,大人说其实是来“打饥荒”的。其时小哥哥还不明理儿,懵懵懂懂的问大伯:“他们为什么总来拿我们家的粮食?”

    大伯说:“小孩子屁事儿不懂,那是你的老丈人和丈母娘,她们抱的那个小妮儿就是你媳妇的,给他们点粮食是养活你媳妇的。”

    小哥哥很生气的说:“我不要老丈人丈母娘,也不要那个妮儿做我的媳妇,也不让他们再拿咱家的粮食。”

    小姑娘长到四五岁的时分,一来我们家,小哥哥总是左看右看都不顺眼儿,就毫不留情的黑着脸说:“你走吧!今后别来俺家,我长大了也不会娶你,给你爹说今后也别再拿俺家的粮食了!”

    小哥哥明理今后,这门子婚事成了小哥哥的一块心病,终天闷闷不乐,屡次向大伯提出退婚,都被怒斥,为这事儿大伯没少打骂小哥哥。

    小哥哥十七虚岁,现已长成一个帅气的帅小伙儿,立刻就到了成家的年纪,一想起自己的婚事就头疼,也许是老天眷顾吧,正好赶上最终一批征收抗美援朝的志愿兵。

    小哥哥也不好大伯商议,就自作主张,去报名从军,成果第一关就被打了回来,一是年纪不行,二是小哥哥鬓角上小时分长过疮,落下一个大疤瘌,这让小哥哥很是懊丧,回来在我母亲面前哭天抹泪儿,要母亲给他出主意,母亲深深理解小哥哥的心思,就安慰他说:“别哭了孩子,你自己要想清楚,这可是要去交兵的呀,你不怕吗?”

    小哥哥坚定地说:“不怕,我就是被打死了,也落个英豪,也比和自己不愿意的人窝懦弱囊成婚强。”

    母亲说:“你要真想好了,我有方法,你现在就拐回去给人家征兵的说:我前次来的时分,没和家里人商议,我妈傻傻的历来也没说过我的生日,是我自己瞎编的,方才回家问问我婶娘才知道,这个疤瘌,我婶娘说是胎里带的,不会复发,如果他们还不信任,我去给你作证。”

    成果这一去还真报上了,查看身体一路过关,小哥哥总算遂了愿望,当上一名荣耀的公民志愿军兵士,穿上了新戎衣。

    接兵的那天,局面十分盛大,大队人马先是敲锣打鼓给家族送礼贴对联,挂荣耀军属牌子,然后一帮男男女女,穿的花花绿绿,手里拿着长长的彩条儿,跳舞扭秧歌儿,人家都跳了半响舞了,接兵的官兵怎样也找不到小哥哥的影子,本来他穿戴新戎衣,还在家里给我那刚满月的小弟弟,穿衣服换尿布呢!小弟弟还撒了他一身尿。小哥哥抱着小弟弟亲了又亲,泪水滴在了小弟弟的脸上,还幽默地说:“小弟弟真好,尿哥哥身上留个留念,哥哥会想你的。”这才恋恋不舍,一步三回头的跟着人家走了。

    小哥哥随新兵部队动身那天,我们全家都在北大桥等候,军车开过来时,缓缓而行,小哥哥站在最终一辆棚子车的后边,那张秀美浅笑的脸上挂着泪珠儿,不停地挥手和家人逐个告别!

    小哥哥到部队通过三个月的军训今后,大部队就开过了鸭绿江,正跃跃欲试预备参战呢,朝鲜战争就宣告完毕了,小哥哥的部队又回到了广东省的马坝新村。

    四年今后小哥哥回来探家,大伯执一份厚礼,强逼小哥哥去老丈人家看史姑娘,小哥哥被逼无法,拉上我一同去史姑娘家,史姑娘现已是婀娜多姿的大姑娘了,重眼双皮,明丽大眼,仅仅有点衰弱,嘴有点大,见了小哥哥羞羞答答,一言不发。我们连饭也没吃,小哥哥就拉着我回来了,小哥哥心里那个别扭啊!

    小哥哥思来想去,在二十天假日快要完毕的时分,悄然写了一封退婚书,打发小妹妹我给史姑娘送去了,史姑娘哭得那叫个伤心欲绝!大伯气得怒气冲冲,一脚跺的小村乱晃,把小哥哥骂得狗血淋头,若不是母亲拉的快,那棍子就扪到了小哥哥身上了,大伯的眼珠子狠狠地瞪着我这个爪牙,吓得我浑身颤抖,而小哥哥却躲在旮旯儿里暗笑。

    小哥哥退婚今后,感到了史无前例的轻松,第2次探家的时分,小哥哥现已升小军官儿了,音讯迅速传播,传遍了乡邻,接近村庄的媒婆儿们,一拨一拨的川流不息,小哥哥看了一个又一个,不是胖了就是瘦了,再不然就是没文明,连一个中意的也没看上。

    一向到第三次探家,小哥哥婚姻仍没有着落儿,把大伯气的咬牙切吹骂道:“你个小瘪子,就你那憋型,你究竟想要啥样的媳妇啊?再找不到媳妇,你就别回这个家了!”

    小哥哥高快乐兴地回来,带着一肚子的闷气归队。就在小哥哥刚上长途汽车,坐在周围的一个学生容貌的姑娘,盯着小哥哥上下审察,然后凑到到小哥哥身边,轻声细语的问:“请问同志你到哪里去?”

    “我到广东省马坝新村。”说话间小哥哥审察着姑娘,好一个倾国倾城,尊贵高雅,雍容大方,热心而不失温婉的姑娘,真是国色天香,貌若天仙,肤如凝脂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会说话。

    姑娘羞答答的说:“我的爸爸妈妈在广东空军学院作业,我在N市读技校,现在学习正忙,没有时刻照料弟弟,你能不能代庖把我弟弟带到广东,送到我爸爸妈妈那里?”

    小哥哥看看姑娘指的小男孩儿说:“只需你定心,当然能够,我一定会安全的把你弟弟送到你爸爸妈妈那里。”

    姑娘顺手从包里掏出纸笔,写了地址和名字,递给小哥哥,并嘱托说:“送到今后,一定要写信给我,我好感谢你!”

    姑娘下了车恋恋不舍地和小哥哥挥手告别——

    小哥哥把姑娘的弟弟送到了他爸爸妈妈身边,依照姑娘的嘱托,给姑娘写信奉告,从此两个人开端了拉锯式的异地爱情,交游信件象飘树叶子一样。

    一年后,姑娘完成学业,刻不容缓的去到部队,在部队首长的掌管下两个人美好的步入了婚姻殿堂。

    真乃是,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,历经十几年的婚姻曲折,小哥哥总算是如愿以偿,找到了自己的美好,给我娶了一个才貌双,全左右逢源的嫂子,十里八村的同乡无不称誉和仰慕,大伯自然是喜得合不拢嘴儿,伯母快乐的看着如花似玉的美丽儿媳妇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仅仅嘿嘿,嘿嘿的傻笑!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