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心境随记】策略论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11-07 08:24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  诡计、阳谋,同属战略。
      
      怎么定性?
      
      只看是否达到目的,是否获得终究成功。
      
      例如越王勾践亲尝吴王夫差粪便,没人责备他轻贱;武则天亲手掐死亲儿子,后世也没有说上什么刺耳的。
      
      反之,即便战略****、安分守己,终究失利了,那他一切的功劳一笔勾销,好像都不存在了,有宣讲出来的,仅仅劣迹。
      
      如早年控制大半个我国的项羽,被暗算后自刎乌江,落得个沽名的评估(***:“不行沽论理学霸王”);再有就是隋炀帝,虽有修大运河、颁《大业律》、南北一致之功劳,但被杀之后,被评估为“贪财好色,沉湎于酒,昼夜宴乐,不修国政,遂致身死国亡”;还有就是明朝崇祯皇帝,虽励精图治,但在清军和李自成两层进犯之下被逼上吊,却被责备为“用人不当”。
      
      以上区分,显着粗豪,让人了解为:成者为王败者寇。
      
      关于成功者,不论战略有多鄙俗、轻贱,不论手法有多肮脏、肮脏,不论用心有多狠毒,归类为阳谋。
      
      关于失利者,不论早年多么勇敢,不论早年有多么悯天悲地,不论战略有多么正统和磊落,战略只能归结成诡计。最多说上一句扼腕叹惜的话:虽败犹荣。
      
      几千年都是这么了解的,也是这样过来的,更是这样教育子孙的。
      
      可笑不?
      
      不行笑!
      
      古代控制者的战略,大多或服务于土地抢夺,或服务于权利争斗。
      
      土地抢夺,需求师出有名,得找出名头,让战役***,变得正义化,让****的战士和大众毫不勉强地为控制者卖力。
      
      权利争斗,需求找出关连性,得理直气壮,让追随者服气:他才是正宗,他才是承继的仅有。
      
      所以,战略林林总总,花样翻新,几千年来就没有一时一刻地消停过。
      
      究其原因,是人道使然!
      
      每个人,都有一颗想得到更多、更大利益的心。
      
      一旦利益到手,只会是一时的满意。等过上一段时间,又不满意既得利益而去追求更大的利益。贪猥无厌,就是如此。
      
      ***如此,野心家如此,普通人也是如此。
      
      这也就是有人的当地就有战略、有人的当地就有手法、有人的当地就有争斗的根本原因地点。
      
      战略无处不在;战略无处不必。
      
      过后,成功的当事者,是绝口不提早年用过的不齿战略。
      
      能掩盖的,极力掩盖。真实掩盖不住,就将工作原委处理一回,弱化一下,歪曲一点,乃至能够倒过来说,背曩昔论。
      
      大不了找上几个吹鼓手,点缀一下,打扮一下。
      
      能够点缀说,这是由于其时的景象只能如此出招啊,不得已而为之;****了,就说是上天的组织,只能用上,无法逃避。
      
      将收拾后的内容再开动一下宣扬机器,说得比本相还本相。
      
      工作也好,前史也罢,真实性到底有多少,只要天知道。
      
      前史,需求人写,需求成功之人写。
      
      敢不认真写的人,司马迁就是你们的典范!
      
      如果此刻跳出几个不知趣的,正好趁机消除之。
      
      如果消除几个还嫌不过瘾,就扩大化,但凡早年颇有微辞的,看不顺眼的,均可诬蔑成同党、诬害成同类,不怕压镇不但,不怕剿杀不尽,已然全局都现已成功了,小小后事,只会是饭后的茶点罢了。
      
      成果,没事了,完全没事了。
      
      歌,仍是莺歌燕舞的歌;曲,仍是****的曲。
      
      背面的血腥,乏人问津,无人勇于深究。
      
      天然没事了。
      
      究竟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知道本相的,究竟是少量。并且,他们首先得自己证明自己,这就够喝上一壶的。
      
      这就在更大的程度上影响一切参与人只想成功。
      
      作为失利的当事者,当然无法开口了,由于他们已争斗得****,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连说话的权利和时机都不会有。
      
      究竟,工作是要活着的人说的。
      
      大众是仁慈的,也是宽恕的,当权者怎么说,他们只能照着说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