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寂寥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11 08:15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大雨倾盆,暴风,一个人,在路上狂奔。雨水顺着他的头发,构成一股水柱,流动下来,湿遍了全身。但是他全不介意,仅仅奔驰,一点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    风像一个一往无前的兵士,吼叫着,吼怒着。把地面上它能吹起的东西都吹起来,并且如同要撕碎和消灭似的。泥沙,纸片,塑料等漫天飘动,像一面面色彩鲜艳的旗号,美观而又风趣。

    雨,像一个顽固而又调皮的孩子。不断欢叫着,吵闹着,奔驰着,从天上飞落下来。一串串,会聚起来,就像是天幕垂下来的一道帘子。明澈,洁净,通明。它又如同要和风竞赛或许斗气似的,总归风越大,雨也就越大。就这样,风裹着雨,雨搀杂着风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在一同牵扯不清,就像是一对冤家。

   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,没有一个人在路上。除了他,一向在奔驰。如同很是方枘圆凿,这么大雨,冒雨狂奔。怎么看都让人很是古怪。为什么?为什么这个人,在这样的雨天,他没有家吗?他遇到了什么事?干嘛要这样糟蹋和糟蹋自己?

    不断从他的头上流下水珠,也不知道是汗水,泪水,或许是雨水。或许都不是,或许都是,都有一部分在其间的。他的全身,湿透了,就像是一个掉在水里十分困难才爬山岸边的人。不,不,也不像。他就像是一个掉在水里,周围连一束稻草也没有,润滑而又平坦的河面,永久也上不来,而在水里苦苦挣扎的人。也像是被软禁在严寒,昏暗,湿润的水中牢房一样,****。

   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,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奔向哪里?谁也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世,不知道他的从前和曩昔。也

    许这个人就来自幽静而又广阔天边,是和劲风,和雨,一同来的吧。

    跑的很累了,是一步也挪不开的那种。他俄然双膝跪坐在地上。双手紧紧抱着头,一动不动。和风,雪,以及周围的全部构成了一幅图像。如同他生来就是和这周围全部本来

    就是一同的,也本来是融为一体的。

    风,仍然吼叫,雨,仍然鄙人,他,仍然跪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全部都缄默沉静了,全部都停止了。是他一向会陪同它们,或许是它们一向陪同他。总归,这全部都不重要了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